潮汕明代皇封御葬古墓毁损严重 文保部门束手无

  中新网揭阳1月24日电 题:潮汕明代皇封御葬古墓毁损严重 文保部门束手无策

  中新网记者 陈启任

  近日,广东揭阳一明代墓葬受损严重,亟待保护的消息在互联网引发关注。中新网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这一明代嘉靖年间兵部尚书翁万达之父翁梅斋的墓葬由于长期以来的开山取石、倾倒建筑废料变得支离破碎、一片狼藉。墓旁杂草深处,卧倒着一块立于1988年的石碑,依稀可见“揭阳县重点文物单位”字样。

翁氏后人上世纪90年代拍摄的翁梅斋墓,仍可看到石马、石翁仲、华表等构件,如今淹没淤泥废土中难寻踪迹。 陈启任 摄

  翁梅斋墓位于广东省揭阳市地都镇桑浦山铁场南坡,是广东现存最大型古代墓葬之一,也是潮汕地区唯一的皇封御葬古墓。历史上,该墓葬建有四亭五坊,置列石兽、华表、石翁仲。神道碑为宰辅严嵩撰文,礼部尚书徐阶书丹,盛端明篆额,书法端庄秀美,篆书古朴典雅,被学者称为“三绝”。

  在翁氏后人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位于国道206旁的翁梅斋墓,墓葬西侧,厦深高铁架设跨过。沿着泥泞小路攀援而上,道路旁散落堆放着棱角分明的石块。翁梅斋墓前方拱起一个数米高的土丘,翁氏后人介绍,这是长久以来,当地采石场随意倾倒废土废料堆积而成。土丘边缘处,一古牌坊几乎淹没在废土之中。

翁梅斋墓墓道通往墓丘处,堆放着当地石材企业的石料、作业车辆。 陈启任 摄

  汕头市潮汕翁万达文化交流中心名誉理事长翁永光告诉记者,历史上,该墓葬建有五个古牌坊,先后因国道206、厦深铁路线的建设而拆除两个,如今仅剩下三个,墓葬置列的石兽、华表、石翁仲及两处亭台则淹没在残渣废土之中。

  翁永光称,由于翁氏后人族居汕头,而祖墓位于揭阳,难以时刻看管,长久以来,当地采石场、石材企业开山取石、倾倒废料,导致翁梅斋墓受损严重。2009年,翁氏后人曾筹集20万元人民币,把祖墓前的废土搬运走,足足花了三个月的时间。

  “然而一没跟紧,当地石材企业又把废土倒向翁梅斋墓,我们也是无计可施,族人向翁梅斋墓所在的地都镇政府反映,前后多达几十次,但祖墓受损情况依旧。”翁永光说。

“御葬坊”被当地石材企业堆放的淤泥废土淹没近半。 陈启任 摄

  记者随后来到揭阳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该局文物管理科科长郑晓珊出示了多份材料,她向记者介绍,对于翁梅斋墓受损情况,2013年、2017年先后有过多家媒体报道,2013年广东省文物局也有派出执法队过来调查翁梅斋墓受损情况,但翁墓受破坏是长期以来多方因素造成的,一时间难以解决。

  “翁墓只是县级文保单位,没有专门的经费支持修缮,我们市一级部门也只能通过发文,让县一级相关部门、文物所在地政府加强管理。”郑晓珊说。

翁氏后人看着堆放在祖墓的建筑废料无可奈何。 陈启任 摄

  记者注意到,乌克兰美女歌手,在揭阳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2018年机构改革后,该局改革调整为“揭阳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于2017年12月12日发给揭阳市空港区文体旅游局《关于做好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翁梅斋墓保护工作的紧急通知》中写道:“翁梅斋墓葬损毁严重,前往墓丘的墓道基本被杂草、树及石块堵塞。大部分精美的石雕排放被附近采石场冲积的泥沙湮没殆尽,一座牌坊已被淤泥埋没一半,文物保护单位处于失管状态。”

翁梅斋墓保护范围内,当地企业搭建板房、建筑,堆放石料、废土。 陈启任 摄

  对于处于“失管状态”的翁梅斋墓,郑晓珊表示,文保部门很清楚翁墓有很高的文物价值,也想保护好,但由于修复资金缺口巨大,目前最迫切的就是“管住现在”,不让翁梅斋墓继续遭受破坏。(完)

跑狗图论坛 2019-01-24